本篇文章3440字,讀完約9分鐘

作者:路子房

我真心相信。 我手繪心靈,是訴說家鄉的最好方法。 正因為說實話,才有穿越時間的魔力。

我寫家鄉的愿望很自然,而且更強烈。 我相信這是小時候自己對少年往事和過去生活的認識,也是感情的積淀。 雖然小時候生活清貧,但家鄉臘月給我的幸福,讓我感到溫暖,又懷念,懷念。

在街上

20世紀80年代,家鄉只有幾條路。 村民通常不叫那些路,叫街道。

上街聊天和玩耍是村民固有的生活習慣。

冬小麥剛發芽,已經是臘月了。 這是農村生活的人很少的空閑時間。 當時就像現在的城市年末一樣,街道喧囂,人們來往匆匆,目的只有新年。

回顧故鄉的臘月,小村莊街道人流稀少,景色稀少,固定的地方、固定的人群靠墻聚集、角落聚集、大樹下聚集,但你一句話也沒有。 寒冷的天氣阻止不了他們聊天的興奮。 家人的鈴聲一時斷絕不了他們的興致。

到了臘月,一位不尋常的婦女進城閑逛。 和男人不同的是,她們不是通過針縫鞋底縫衣服,而是忙著剝花生,脫玉米棒。 另外,也有為了哭泣的子孫而忙碌,總是沒空的女性。

進入臘月中旬,婦女們開始在家洗衣服,準備新年用品。 只有一色的男人感到空虛。 那時,冬季極寒,男人們在附近撿柴草,點燃,燃燒著的火焰在寬闊的街道上高高飄揚。 這里是叢,那里是一個地方,不長的街道,有時會燒著幾堆火。 篝火溫暖了他們的身體,帶來了潛入內心的溫暖。 這后者的溫暖,往往是男女老少一起展開大海,打開天空的結果,吵架也會導致感情的釋放。 這是切斷骨頭聯系的親情,都是一個村子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喝著同樣的井水,吃著同樣的地方產的糧食。

在篝火旁,男孩彈著玻璃球,推著鐵圈,女孩捂著紙包,玩捉迷藏,玩得很開心。

環顧街道,也有人縮頭縮腦地朝東看著自家的門。 當我看到走在街上的人時,我會問:“你在做什么? 到了吃飯的時候說:“吃了嗎? 喝了嗎?

雞、豬、羊偶爾在街上叫。 樹上的枯枝上有時會有幾只麻雀嘰嘰喳喳地叫著,精靈般的本能和人類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飄雪的傍晚,我回到家鄉,站在村子西頭的土崗上眺望,在低矮的草房、土間庭院、雪的襯托下,像白浪一樣跳著舞。 仿佛看到了仙境一樣,村子在畫中活動,畫在村子里,描繪出了寧靜雪白、清本漫的詩情畫的含義。 這美麗的境界在我看來,是祖祖輩輩與土為一體的故鄉臘月,安靜得如此嬌柔,淳樸得無需任何修飾。 就像充實的心一樣,不需要任何渲染一樣,美在深處,溫暖在大地上。

眼球劃過天空飄舞的雪花,我發現村子里的古榆樹下,火焰飛揚,與飄舞的雪花鮮明對應,特別耀眼。

你們還在雪地里吹吹天嗎?走近一看,三大爺二大爺等七八個人在閃爍的雪地里聊得很開心。 飄舞的雪花沒有驅散他們的興趣,反而給他們帶來了浪漫的氣息,讓他們忘記了回家。 火焰映在他們的臉上,他們的臉漸漸冒出了火光的紅色。 這樣的雪天,柴火燃燒,稀里嘩啦作響,給原本寧靜的村子增添了另一片景色。 至今,想起了故鄉的冬天,無論是在街上還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我總是感到火焰燃燒,溫暖。 就像汪曾祺筆下的家族閑居、燈光親切的描寫一樣,這火焰投射出了家鄉大家庭的溫暖。

這雪濕不了人。 你也來,按一下,烤火。 爺爺對我說。 我沒有蹲下,站在旁邊,凝視著漸漸變小的火焰。 我在想,村子里的這些老人戴著寒冷的雪一起吹天的力量是什么。 想想看,他們不是因為在家的孤獨而離家的,而是對生命充滿希望,有更溫暖的追求。

不是嗎? 季節更替,四季循環,從平靜成熟的深秋進入嚴冬,人仿佛要結束人生的歷史,期待新的超越,期待新的突破,展開另一個生命的新邊界,期待另一個生命春天的到來。

院子里

20世紀80年代前,沒有計劃家鄉的村莊,各家庭的庭院散亂,構成了自然村。 20世紀80年代初,村子里有計劃,分成每戶4分鐘的宅基地。 這個時候,農村剛實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 不到兩年,在處理好溫飽問題后,農村進入了燒磚建房的建院高速發展周期。 又不到幾年,一排自建的灰磚紅瓦房子朝北朝南,旁邊的房子朝西,各家都有比較規范的院子。

當時的臘月,回到故鄉的我,總是凝視著故鄉的庭院。 院子里可能種了大樹和小樹。 樹葉落下,只剩下粗硬的樹枝和樹枝。 樹枝的粗線,像硬筆畫一樣,映在天空的藍底上。 像水墨畫一樣進入你的視線。

其他季節,村莊的庭院似乎很隱蔽。 被樹枝包圍著,藏在葉子的手掌里。 就像鳥一樣,你只能聽到那些唧唧喳喳的聲音,但看不到它的身影。 他們被守護在樹蔭下。

進入臘月下旬,一個喜歡在街上吹天的男人回到自己的花園,開始準備新年。 家鄉的男女沿襲祖先進來的男主外女主內的規則,男性砍下自己的院子和房間屋頂的角落,用掃帚掃了好幾次,農具家具上的雜物整齊地布置在院子的角落里,拉著新的土牢牢地覆蓋著糞池,展開了一年的樹枝、樹根的碎片。

這個時候,你頓感小院就會重生。 冬日難得的陽光,頂著寒冷的天氣,落在農家的小院子里。 突然,小院被淡淡的溫暖的光線籠罩了。

系著圍裙的主婦,在房間外面來回跑,洗衣服,打糨糊,忙于為家庭節日準備衣食。 現在物質不像現在這么豐富,過年用品大多是白面蒸饅頭、炸豆腐、炸丸子,蔬菜是蘿卜白菜和蔥,切了幾斤肉。 條件好的人宰殺幾只鴨子。 大人們沒有準備好,為新年制作的鍋瓢盆交響曲,是小時候最有味道、最幸福的記憶。

除夕燉肉是家鄉春節的習俗。 燉菜通常是男廚師。 這天早上,男子把肉洗干凈,下到砂鍋里,點燃了之前準備好的柴火。 火窩洞里啪啦啪啦地響,啪啦啪啦地響,風箱的聲音令人心跳的音樂有節奏地響。 大火燉至八九分鐘,再用小火慢慢燉。 這個時候,肉的香味漸漸飄了出來,男人常常坐在灶里,盯著還在燃燒的火焰,點燃手煙,聞著鍋里飄來的肉的香味,狠狠地吸了幾口。 孩子們在廚房門口,一動不動地等著大人打開鍋蓋。 那個情景現在還歷歷在目。 快到中午的時候,肉爛了,做了鍋,男主人先用筷子夾著四方的肉放進碗里,雙手拿到堂屋里的堂棚里,嘴里默默地念叨著,祈求祖先回家過年吃肉。 祭祖后,大人將摘除的骨頭分給嘴里吐著唾液的孩子。 孩子拿著骨頭,跳著走了。

“【互聯網述年】故鄉臘月的街景院落”

那個時候,家鄉的冬天很冷。 每個院子都是和平、平靜、安靜、有點孤獨、無聊,但每個人的內心都是忙碌、喜悅、溫暖的。

我模糊地記得當時的小院子里有一個說不完的故事。 師走、雪后,我和伙伴經常在自己的院子里打掃小空地,是個圓行李箱,底部朝上,舉起半根小棍子,在行李箱下面撒上小米,用繩子系上小棍子,把另一根拉到房間里。 伙伴們躲在房間里,從門縫里注視著外面的動靜。 大吃大喝的麻雀一進入籠子下覓食,突然抽絲,用小棍子拉籠子,鳥十有八九被抓住,有時連雞也誤入籠子。

20世紀80年代,我家東西院子的墻上種了幾棵榆樹,臨街墻面種了相思樹樹和山茶樹。 臘月期間,父親通常不出門,經常在小院子里整理農具,修理牛馬騾子的組裝。 中午,難得的冬日陽光一進入院子,父親坐在老椿樹下的石磯抽煙,鼻子里冒出縷縷的煙,那幸福的表情固定在我的家和我的腦海里。 偶爾爸爸會在面前的石頭墩里放一大碗白開水。 他有時慢慢地喝起來,但看著眼睛漂亮、充滿喜慶的小花園,臉色漸漸平靜下來。 那時,年幼的我還沒有注意到內在人事背后的故事,以為父親坐臥不寧。 現在,我想在臘月里,在父親平靜的背后不斷地思考。 他調查了一年的收成好壞,考慮了這一年是怎么度過的,計劃著開春后的農耕事。 這包括如何讓小家庭越來越富裕。

“【互聯網述年】故鄉臘月的街景院落”

對于即將來臨的春節,人的關注點各有側重,有人暗喜春節的到來,也有人樂于增加新的一年。 有人對過年的消費感到擔憂,有人為又一年的離別而悲傷。 可悲的是,令人高興的是,時間這艘大船并不在意人心和憐憫的表情。 它只是一味地前進,絕不靠岸。

作家蘇西這樣寫道。 如果我喜歡自己的居住地,他會在草和樹之間看到他的幸福吧。

啊,從故鄉臘月安靜的寒冷中感受到了故鄉的溫暖和心靈的寄托。

人的記憶中有生命,問題是如何喚起其靈性。 懷念故鄉的時候,不離開的,是只有那里才有的聲音、光影、味道。

不是嗎? 闊達的李白在這首夜曲中遠離折柳,哀嘆誰不能家鄉情。 郁區挫折的杜甫、感昇露從今晚開始是白色,月亮是故鄉明。 突然暖和的時候,李清照靜靜地吟著雁過也,雖然很傷心,但是老朋友馬克思在安靜的時候這樣說。 只有當你離開家鄉,來到陌生的地方,家鄉的面貌才會變得清晰。

不是嗎,因為我很了解家鄉所以不知道,因為我覺得是分手了。

過了臘月,家鄉到處都是去看喜滿院春光等文案的春聯。 從對面來的他們提醒我家鄉的新年真的開始了!

標題:“【互聯網述年】故鄉臘月的街景院落”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7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