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922字,讀完約2分鐘

鮑海英

在進入新房子之前,我家住在一間大雜居里。 長屋有舊大樓,舊大樓的老板大多都是陸續買新房搬家的,所以住在大樓里的房子,大多是在農村打工的出租人。

由于建筑物年代久遠,走廊里沒有燈。 特別是從一樓到二樓的樓梯轉彎處,有幾個不規則的樓梯。 這些臺階高各不相同,一晚上上樓的人,經常因為這個不小心摔倒,輕的話就會把皮肉打碎,重的話就會骨折,折磨住在二樓的人。

一天晚上,我回家的時候,去了樓梯入口。 一有動靜,樓梯拐角處,突然燈亮了。 這是我頭頂上,掛著感應燈,發出奪目的光芒,瞬間發現我的心變暖了。

這個感應燈是誰開的?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這件事。 晚上回家需要照明樓上的住戶嗎? 但多年過去了,我們三樓、四樓的住戶,從沒提過這件事。 我在丈夫耳邊吵了好幾年,請他在樓上走廊安裝感應燈,但他每天都很忙,安裝這個燈,被他拖了一年又一年。

第二天早上出門,經過二樓樓梯門口的時候,我下定決心要弄清楚這盞燈是誰裝的。 仔細看看這條電線的來源,居然這條電線通向一樓一家的雜物室。 這一層的雜務室以前沒有人住,但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里面住著一對來自農村的老年夫婦。

這對老夫婦以撿破爛為生。 我記得他們來的時候,大家都對他們抱有戒心,但是他們好像沒有看到別人的心情。 有一次,我買了家電回來,他們看到了它,自己給我上了樓梯。 在那之后,我們知道了很多事情。 每次見面,我也朝他們笑,讓他們很高興,就像我幫助了他們一樣,我很抱歉。

因為靠撿破爛為生,他們的生活當然極其艱苦。 在我的印象中,在任何節日里,他們都沒有穿像樣的新衣服。 平時他們很節儉,買菜也是下午,很少吃肉。 這樣節儉的老人,現在為別人開燈。 雖然沒有必要花錢,但是每次經過走廊看到這盞燈,都會從心底里充滿感謝之情。 從那以后,樓上晚上回來的人,就不用擔心抓著黑色爬樓梯了。

后來,因為城市改造,我們的舊建筑物被拆除了,我家也買了新房子,搬到了別的地方。 從那以后,就沒見過這對破爛的老夫婦了。 現在,每當夜幕降臨,每當我回家經過二樓的樓梯入口,都會不自覺地抬頭看頭頂的燈。 面對走廊的燈光,這個燈已經不是他的燈了,但是那座舊大樓走廊的燈給我的記憶,總是讓我想起這一對老人,感到溫暖。

標題:“溫暖心靈的燈火”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76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