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363字,讀完約8分鐘

開封市東司門路北有南、北劉府胡同,明末清初工部尚書劉昌住南劉府胡同5號。 劉昌已經成為歷史的塵埃,但以其姓命名的胡同卻留存了下來。 胡同以人聞名,人在胡同受表揚。

從明天啟五年( 1625年)的中進士,到清康熙九年( 1670年)的去世,劉昌歷經明清兩朝的崇禎、順治、康熙三位皇帝,官清正、謹慎、樸素勤勞、不憑才能,始終保持著良好的名聲 《清史列傳》用8個字評價了劉昌。 “仔細訓練,勤奮。 ”。

在其致工(退休)訴說年老回到開封之前,劉昌依然保持著處世謙虛低調的風格。 他關心民間疾苦,慷慨解囊,致力于教育事業和文化傳承,整修白衣閣等,做了許多好事。

劉昌死于清康熙九年( 1670年),死后被埋葬在開封府城西五公里的劉墓村。

劉昌墓挖掘年6月對開封市西郊鄉瞿家寨社區劉墓村村民來說是值得紀念的。 這個沉寂了300多年的小村莊,因劉昌墓的發掘而備受矚目。 然后,被封在歷史深處的清朝順治年間的工部尚書劉昌也走在前面,可以向網民近距離講述曲折的做官生涯和“一門五進士”的名門往事。 劉昌的故事很多,很復雜,很棒。 認識劉昌,我們的路徑從終點到起點再到終點,先從劉昌墓一波三折的挖掘經驗開始。 1978年,開封市文物業者開展文物調查時,首次發現了劉昌墓。 2007~2008年度,隋唐大運河開封段文物調查勘探中進行了劉昌墓調查和初步文物挖掘工作。 年4月~7月,為配合開封市市政建設,開封市文物業者對劉昌墓進行了重新文物勘探和神道部分地區的急救考古發掘。 劉昌墓再次被發現,受到重視,來源于劉墓村東側農家魚塘露出的兩塊石頭人。 據《劉昌墓挖掘》介紹,此次挖掘位于南北走向、長13.5米的神道一級和神道北側,清除了與之相連的一座橋基。 然后,發現了武官和文吏石像生兩組,東側是石羊,西側是石馬,都位于神道兩側,兩者對峙。 武官石像生:位于神道北段西側,由磚基、石座、主體三部分組成。 磚基為長方形,南北長1.25米,東西寬0.6米,高0.35米,青磚錯平石座整塊青石鑿成長方形,大小與磚基完全一致,高0.4米。 給人一種穿甲、戴冠、蹬鞋、拿劍的武官的印象,留得很好。 通高2.4米。

“劉府胡同與劉昌(上)”

文吏石像生:位于神道北段東側,由磚基、石座、主體三部分組成。 磚基、石座的規模、大小、形制與武官石像生完全一致。 但是,缺了頭,穿著長袍,留著胡子,雙手拿著笏在胸前圍成圈的文吏的形象。 余額2米。

石馬:一共兩匹,東西。 東側石馬位于文吏石像生南側7.5米,四蹄并立,平首靜站,長鬣狗下垂,馬首咬,馬身系橋形馬鞍蹬,身高2.06米,高1.32米,基本完整。 底座長2米,寬0.5米。 其豎立方法與上述石像生完全相同。

西側石馬位于武官石像生南側7.5米,損傷嚴重,僅前肢、臀部及石質底座,就破裂為6枚。 底座長2米,寬0.5米。 從剩下的部分勉強可以看到石馬。

清代高官墓前的石像生規定為“二品以上置石人、石馬、石虎、石羊、石望柱各二枚、三品置石虎、石羊、石望柱各二枚、四品置石虎、石馬、石望柱各二枚、五品置石羊、石馬、石望柱各二枚” 從上述規定可以看出,官員墓前的石像生的基本組合是石羊、石馬、石望柱。 官階越高,擺設的種類越多,石像生的重要性越高。 例如,二品官比三品官多石人,三品官比四品官多石羊,五品官少石虎等。

劉昌從一品官員那里得知,在其墓前也“應該各放兩個石人、石馬、石虎、石羊、石望柱”。 勘探和挖掘結果表明,劉昌墓前神道兩側最南段為一對石望柱,最北側為一對石人,石人南側為一對石馬,中間有兩對石像生臺基。 在數量上,正好符合規定的數量,距離位置的間距計算也正好有5組,符合身份水平。 中間缺的兩組石像生必須是石虎和石羊。

《清史列傳》卷七十九《劉昌傳》中記載劉昌“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送死、犧牲如例,是諫勤”。 這也證明了劉昌死后是完全按照當時禮制的規定埋葬的,站在墓前的石像生也必須符合這個禮制規定的數量和分類。

清代,關于官員的墓葬制度和明代一樣有嚴格的禮制規定,有茭地規模、守蘋戶多寡、神道兩側石像生的設置、墓前碑文、墓內壙志等規定的規范和要求。

塋地與守塋戶:清代禮制規定:“一品塋地90步,封長6尺,殺至20步封2尺,垣、公、侯、伯周40丈,守塋四戶。 兩品以上星期三十五丈,兩戶。 五件以上每周三十丈,一戶。 品以下周十二丈,二人守之止”。 劉昌從一品、正二貨開始,至少要按照“二貨以上星期三十五丈、二戶”的標準執行。 換言之,劉昌茜地的直徑從70步到80步,應該符合現在的50米到60米。 封高約4尺,合起來約為現在的4.5米。 根據禮制,應該還有兩戶人家。 當時劉昌墓旁邊的劉墳村只有100人,都叫尹,姓單一。 也許是那一年二戶守塋戶發展迅速。

《劉昌掘墓》報告稱,劉昌是開封地區明末清初的名人,官位來自一品少傅兼太子太傅,開封市至今仍有許多與劉昌相關的遺存。

劉昌墓是開封地區清朝初期罕見的大型古墓,墓地布局基本完整,完全符合當時禮制的規定,文獻記載清晰,對研究清朝初期的埋葬禮制、墓地形制和葬禮風俗等具有重要的文物價值和史料參考價值。

南、北劉府胡同和劉昌府第從劉墳村(現在這個村子和劉昌墓完全被道路和住宅區占領)南出,不遠就是鄭開通。 沿著鄭開大道從西向東到大梁門,出大梁門向東,經過前營門、新街口、書店街北口,最終到達東司門。 在司門十字路口的東北角,開封市中醫院的東邊,白衣閣街的西邊,有一條南北走向的胡同劉府胡同。 這條胡同以雙龍巷為界,分為南、北兩條,南稱南劉府胡同,北稱北劉府胡同。

南府胡同,南起財政廳東街西部,北起雙龍巷中間偏西,長200米。 胡同中間有一條東西走向的胡同,胡同寬3米至5米,胡同北口與北劉府胡同南口相對,北劉府胡同北口與雙井街西口相接,長120米。

劉府胡同名起因于劉昌住在這條街上。 清朝建立后,劉昌仕清、工部尚書上官來,開始在今南劉府胡同路東建府第,蓋房子。 從清初到干隆的一百二十年間,劉家一代的簪子不斷。 這條胡同從干隆年間開始被稱為劉府胡同,但當時沒有南、北之分。 分別以雙龍巷為界,命名為南、北劉府胡同是一百多年后的光緒年間的事。

干隆年間劉府胡同南口矗立著“四世宮?!钡氖品?,中央上部有石獸、騎馬武官等石刻,十分氣派。

“四世宮?!笔鞘裁匆馑??“宮?!笔鞘裁礃拥墓?? 根據清代官銜的規定,清制不立太子,設長子師傅,為大臣和有效人士立銜,共分六級。 太子太師稱為宮太師,太子太傅稱為宮太傅,太子太保稱為宮太保,太子少師稱為宮師,太子少傅稱為宮傅,太子少保稱為宮保。 劉府的“四世宮?!迸品灰詣⒓宜氖罏楣?,經常被加入加拿大太子的少保宮保之中。 劉家的富貴顯榮也極言。

清常茂徠著的《如夢錄街中紀第六》中記載著“定秤胡同南口、逍東為高、張、劉鄉宦住宅”。 孔憲易校注:“劉、勤杰公昌都是。 《邑志》:為貞節坊、劉夢丞妻子趙氏而立。 在老鴿市的東邊。 夢丞、庠生、勤務公之父。 ”。 “劉鄉環住宅:劉昌住宅現位于劉府胡同,南口舊“四世宮?!狈?。 這恐懼是劉的老房子。 ”。

在新中國成立之前,劉府胡同內大多是高門大院,多為官宦和有錢人家的住宅。

1935年,劉府胡同曾改名為法治南胡同、法治北胡同,但不叫開,恢復了南、北劉府胡同的名字。

據有關人士考察,抗戰勝利,劉府門外街南口石牌坊曾因年久失修而落石。 由于城鎮居民可能會傷害行人,只好向當局請求批準拆遷。 據悉,取下的石頭構件放置在白衣閣附近,但失蹤了。

南胡同5號院是原劉府舊址。 20世紀60年代,這座不規則的多進四合院還保持著原有的面貌,但后來院內的房屋逐漸改建。

前幾天,在“網民舊面包”的現場看到,院內只有其余中部的東西的房子。 從其筒瓦屋頂和不完全的瓦當水滴美麗的圖案,不難想象這座飽經滄桑的古宅當時的豪華。

年5月6日,筆者為了寫關于劉昌的人物傳記,特地到南、北劉府胡同考察。 由于雙龍巷的改造,南劉府胡同已經被拆除,只在南口住了一兩家房子。 胡同北、雙龍巷入口、小賣部墻上的“南劉府胡同”的街牌還在。 劉府胡同已經在雙龍巷景區建起了九龍壁和仿古宅邸排,將木制街道命名的牌匾留在墻上,向世人展現了過去的輝煌。 但是,在町名的牌匾上,除了介紹這條街的町名由來外,對劉昌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標題:“劉府胡同與劉昌(上)”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7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