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037字,讀完約8分鐘

后苑注定是北宋皇家園林中的特殊區域。 因為屬于皇帝的后花園,所以其名字在正史中有很多記載。 筆者翻閱史書,不斷發現后苑的許多記載。 這些記述與國事有關,不是談論工作、射箭、請大臣,而是促膝長談。 后苑,就像帝國的重要機關一樣,萬千花草和水西亭臺見證了大宋的文治武功,還記得歷史的鼓角錚鳴。

北宋的大內后苑位于大內后半段的景福殿、廣圣宮的北面。 根據《宋會編輯稿》等書記載,后苑有太清樓藏書,應為神殿供奉祖先的圣容,也有儲藏四方珍果等的神殿。 除了許多殿、閣、亭、高殿、假山、池沼之外,在后苑的苑畑,真宗時為了推進占城早稻,在這里試種。 后苑被移植到苑,植樹樹、花卉乃至南方花木,荔枝樹在宣和殿前果實累累,橙子也掛滿了樹枝。 苑四季有常綠的松、柏、竹,有牡丹、芍藥、菊花、荷花等應季花卉。 太祖干德3年(公元965年),引金水河水貫通皇城,橫穿后苑,使內庭池沼水源充足。 根據《續資治通鑒長篇》,后苑內的池沼曾經畫有龍舟,可見水域之廣闊。 另外,鷗、冴、雁、雀飛來飛去。 宋代的大內后苑面積不大,建筑密集,但有濃厚的山林野趣。

“大內后苑:帝國政事花間酒”

在《宋史》中,后苑一詞采用比較頻繁,多與太祖趙匡胤有關,太祖和節度使賞花射箭,太祖看衛士和契丹使者嘗試騎射,太祖召集宗室和群臣宴會射箭,什么時候五色云和甘臣射箭? 有一天,楊億被叫到后苑,唐太宗被他的官員晉升為光祿寺丞,在后苑賞花時,楊億坐在自己旁邊吟詩,展現出君臣團結的樣子。 祥符5年4月,皇帝在后苑池沼發現綠毛龜,高興地創作七言詩,讓臣子和詩,5月展示了大臣的和詩。 苑的竹子,一根兩根莖,皇帝召集大臣去觀賞,退了之后,大臣寫了很多詩。 姓宋祁的大文人當時向神苑佳竹表示贊賞。

宮廷后苑是皇帝和后妃宴請的勝地。 北宋初年,后苑的建設比較簡單,首先擴展到真宗,仁宗時成形,后苑內的池沼、建筑、花木都很精,其中備有龍舟邀請舟游和近臣賞花作詩。 宣末、都建園,幾乎無虛日,土木工作、盛冠古今,如芳園、山莊、錦莊、筠莊、壽岳等地方不可列舉,都極為奢華,一時壯觀。 (張知甫:《可書》,中華書局,2002年)后苑還有一座流杯殿,上面有翠芳亭,附近有合抱銀杏。

后苑風景可分為四部分:太清樓和宣圣、化成、親農民殿等西部宴會觀農民區,橙實亭、西曲水等中部果木種植區,環碧池和后山東北部山水風景區和東南部宣和殿建筑群。 與東京四園苑相比,后苑的園林藝術在它們的基礎上迅速發展。 不僅滿足了宮廷日常旅游的訴求,還增加了詩情畫的內涵。 景色的布置逐漸從無意識變成了有計劃的布置。

從造園要素的完備程度、園林的景物水平、建筑群的布置、水景的形態來看,后苑都比東京四園苑有了突破性的發展。 對后世園林布局、功能分區乃至造園模式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宋代造園的好處之一是更加重視皇宮內苑的建設,后苑是皇宮內苑中存在最早、最悠久的,其營建和完整為宋惠宗時延福宮和艮岳的造園藝術提供了很好的參考。

干德以后,太祖也采取了其他許多重要措施,實施了逐漸削弱壓迫、藩鎮的計劃。 干德3年(公元965年) 8月,太祖和大臣們會商后,以朝廷之名命令全國地方官將當地軍隊中英勇的士兵的名字、人數編成冊子,送往中央,補充中央禁軍。 為了理解地方勇猛者的標準,朝廷最初將強壯的士兵作為士兵派往各地,讓地方官能夠操作。 之后,主管人員改革派遣事業,用標準士兵和普通高木棒代替士兵,也就是說,如果身高達到木棒規定的尺寸,就可以入選禁軍了。 當然,所有當選者在轉入首都之前都必須接受一定的訓練,然后太祖親自在學校參加考試,成為禁軍成員、駐扎在首都、分村地點。 通過這一措施,各地藩鎮的強兵健死全部轉入中央禁軍行列。 隨著時間的推移,節度使手中的士卒大多是老弱病殘,之后只統一改名為廂兵,首要作用是擔任各種地方雜役,很少被派往戰場。 到了太祖后期,地方藩鎮的軍事力量終于名存實亡。

“大內后苑:帝國政事花間酒”

在收繳各地藩鎮強兵令方面,太祖接受了首相趙普的另一項補助建議,即改革地方財政收支制度。 這個措施處理的問題也是自古以來的絕癥。 唐朝在安史之亂后,逐漸形成藩鎮割據的局面,那一年多大的節度使紛紛建立起自己的武裝,稱雄地方,對抗朝廷。 養活軍隊需要錢和糧食。 于是,他們擅自將當地的稅收根據據為己有,提供給中央的部分相當有限。 到了五代,藩鎮勢力進一步膨脹,對各地的應稅收入更是大肆搶奪。 他們經常指派部曲來掌管稅場院,以謀取豐厚的自身利益。 另外,作為親信參加向中央提供糧食的活動,加上朝廷征收的定額,隨意增加了比例,作為自己的收入。 當然,節度使們為了與皇帝搞好關系,經常以個人名義向朝廷獻上少許財物,這在當時被稱為貢奉。 這種情況代代相傳,成宋近200年,是武人跋扈的物質基礎。

“大內后苑:帝國政事花間酒”

太祖登基之初,繼承原有的地方財稅習性,節度使入朝時,都要做出貢獻。 太祖加強軍隊控制后,開始處理這一長期存在的問題。 干德三年(公元965年)四月,朝廷對全國各州規定如下,今后當地收入除用于必要的公事經費外,其余部分均輸送京師,地方長吏不占位。 之后,中央繼續派京朝官到稅收場院監察,設置運輸使、通判等監督地方政事,奪取藩鎮產權,增強中央經濟實力。

開寶2年(公元969年) 10月,太祖采取了不亞于杯賽解釋權的規模措施。 前王朝資深節度使來朝時,太祖皇帝在宮廷后苑設宴款待。 依然在酒醉的時候,太祖平靜地對諸將說:勛爵等都是國家老手,長期擔負著沉重的方鎮事務,為王事操勞,這實在不能體現我優待賢臣的意圖。 鳳翔節度使王彥超一聽就明白天子有罷工方鎮的意思,立刻瞠目結舌地表示:臣子對我無功績,久得榮寵,如今身心衰退,陛下請允許我回家。 這里的其他武臣沒有這樣聰明的心。 安遠節度使的武行德、護國節度使的郭從義、定國節度使的白重贊、保大節度使的楊延璋等,紛紛講述了昔日的戰功功勛和經驗困難。 確實,這些將軍經過漫長的沙場,憑借戰功在軍人中博得了極高的地位。 武行德和郭從義這樣的兩人,其經歷比宋太祖古老得多,到了五代后漢時,已經成為一方的節度使節度使。 所以根據他們多年的處世,大體上來說,自己一生的事業和家庭的榮枯盛衰都在節節上。 既然沒有叛亂,朝廷也沒有理由奪取自己的藩鎮。 但是,世界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舊的法則只適合中唐、五代軍閥割據的年月,在中央集權的宋朝無法遵循新的規則。 為此,太祖打斷了諸將的告白,言簡意賅。 “這都是其他朝代的事,你怎么能自豪呢? 又一場平靜的鴻門盛宴就這樣結束了。

“大內后苑:帝國政事花間酒”

苑宴第二天,朝廷宣布重要人事變動:武行德改稱太子太傅加,郭從義改為左金吾衛上將軍,王彥超改稱右金吾衛上將軍,白重贊改稱左千牛衛上將軍,楊延璋改稱右千牛衛上將軍,諸將原擔任的各鎮度量職務,均予以解除。 郭從義、王彥超、白重贊和楊延璋擔任的諸衛上將都是環衛軍職,地位也相當高,但沒有多少實權,其最突出的意義是安置失去兵權的將軍。 之后。 留下的舊節度使已經不多,年齡也日漸衰老,同時大多是朦朧無能之流,太祖不愁。

月下獎園可以說有特別的情趣。 在宋太祖夜幸后苑池,向新月放酒,召來翰林學士呂德森作詩,將詩韻限制在幾個孩子身上。 根據呂宋作《新月應制》的詩,太液池看著月亮,好風吹著萬年的樹枝。 誰家的玉手箱戴了新鏡子,出了漂亮的孩子。

苑的建筑物現在埋在地下,我們看不到真相,但后苑留在歷史長河中,就像扁舟一樣,在河上漂浮、搖晃、停止,一杯酒、一首詩、一首曲都那么有味道。 后苑,遺跡還在,傳說還在,大宋的故事還在

標題:“大內后苑:帝國政事花間酒”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7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