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687字,讀完約7分鐘

《半閑秋興圖》

《瑤臺步月圖》

在具有悠久歷史的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中,宋朝是一個極其獨特的王朝。 除軍事外,宋朝在經濟、文學、藝術、科技、農業、工商業、手工業等許多方面都達到了中國古代社會的頂峰,成果遠遠超過了以前的隋唐和后來的明清。 史學家陳寅恪曾經有華夏民族的文化,經歷了幾千年的發展,對趙宋世的感嘆極大。

宋代文明的造極在各個方面,不僅出現在經濟、文學、藝術、科學技術等方面,也常常出現在被忽視的服裝上。 其實,服裝在人類文明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不僅是人類文明的顯著標志,也是人類生存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基本要素。 服裝不僅滿足人們物質生活的需要,還代表著特定時期的文化。 人們說的衣冠披著國服向南翻領過山河,就像衣服和冠冕指向王朝和文明,衣領和帶子指向大好河山,有關錦衣夜行成長經歷的話更是絡繹不絕。

前承盛唐、后啟明清、宋服在中國文明服裝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從唐宋開始,社會轉型的一些變化也鮮明地表現在服裝方面。 那么,在中國文明服裝史上,宋服有何鮮明優勢,與宋時的大審美有何相關,體現了當時何種美的理想形態呢?

和唐完全不同

王國維在《宋元戲曲考試》中寫道:每一代都有一代文學:楚之騷、漢賦、六代駢語、唐詩、宋語、元曲,都是所謂一代文學,后世也有人無法傳宗接代。 原來如此,各個時代的文學創作都有獨特之處。 文學也是如此。 服裝也是如此。

宋服在服色、服式等方面沿襲了唐代,但與富麗堂皇和富饒的唐代服飾明顯不同。 《簪花仕女圖》、《扇仕女圖》、《調琴啜茗圖》等幾幅唐代繪畫中貴婦和侍婢的造型都很豐富,濃艷豐肥、雍容華麗,展現了唐代上層社會的審美理想。

由于社會形態在中晚唐時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時代風尚從漢唐開疆拓土的外向奔放轉向了宋代歸祿歸真式的沉靜內斂。 宋服美學由盛唐之音變為韻外原因,審美標準也由重風表情韻變為重心境理趣。

宋人不再像唐人那樣過分執著于功業和職業生涯,越來越多的文人轉向內心,致力于精神層面的超越。 正因為精神上完全領悟了,宋人從唐代開始觀察富貴繁華,變成了清冷消瘦。 反對華麗,崇尚簡素質樸。 整個時代的審美從宏博之美變成了理性之美。

縱觀歷代服飾圖典,宋服主色樸素,衣式簡潔瘦小,明顯不同于唐代濃艷富貴之風,形成了高雅恬靜、質樸明快、溫潤自然的風格,是宋代特定的審美風尚和藝術趣味。 葉朗先生曾提出唐代美學中境這一范疇是唐代審美意識的理論結晶,宋代美學中韻這一范疇是宋代審美意識的理論結晶。 從唐風絢爛之極到宋韻歸平,這種審美蛻變對后世明清和現代服裝藝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瘦得很美

論述一個朝代的服裝,女裝一定是最突出的代表。 縱觀中國服裝的迅速發展史,宋代比前朝有更大的轉變。 漢族中的女裝,從先秦到唐朝是一個逐漸寬帶的過程,其廣度在盛唐時期達到最廣泛。 晚唐五代的時候收緊一點,兩宋明顯會變瘦。

與唐代女性豐滿、肥壯為美的藝術風格不同,宋人追求細長婉約、風情的小家碧玉之美。 北京服裝學院教授陳芳在其著作《范德羅綺》中記述,樸素、苗條、纖細、安靜是宋代女性的審美典范。 宋代,貴婦便服流行瘦長。 作為宋代女性日常常服的褚子,體現了這一代表優勢。 褚子是宋代從上到皇后,從下至奴婢都可以穿的時髦服裝。 褚子由于纖細袖子、挺直衣領、不掀起紐扣、衣服長度過膝等優勢,穿著后更顯修長、典雅,迷戀宋代人。 《歌樂圖》畫卷上的9名女性穿著褲裝。 這條裘子也見于河南禹縣白沙一號北宋墓壁畫《伎樂圖》和傳世南宋劉宗古《瑤臺步月圖》的畫頁上,可見其被推崇的程度。 《歌樂圖》畫面中的人物都舉止高雅,個人態度輕盈細膩,宋代女性以身材苗條、瘦弱為美的優勢,符合那個時代的審美情趣,也影響著現代人的審美風尚。

“恬靜淡雅 霓裳之美”

瘦身這一習俗在宋詞中也有體現。 宋代的詞人黃機在《浣溪沙》中寫道:墨綠的襯衫被剪裁得很窄。 張密在《江城子》中寫道,窄羅的襯衫很薄,穿著羅裙,小腰身,晚上的新妝。 北宋詞人李之儀寫道:“鴉天”。 其中沒有避暑的佳人。 水晶冠薄羅裳等,都強調窄字風韻,描寫襯衫窄剪裁和佳人短裙風姿優美無比的情態,體現細長清秀的宋代女子之美。

極簡之風

宋服美學理念極其先進,符合現代世界審美風尚的主流。 宋代崇敬的是簡約主義,樸素高雅,蘊涵而不外露,追求的是極其簡單的美。 簡約主義是二戰后1960年代興起的藝術派。 極簡主義追求簡單和終極,它是極簡主義實踐的哲學思想、價值觀、生活習慣。

宋服美學追求的是極其簡單的風。 前幾天,網上有流行的文案。 主題是“世界領先的千年:中國宋代極簡主義美學”。 文中有宋代中國歷史上的文化高峰,宋代的審美從唐代的花綠、濃脂艷涂的審美風格突然轉向了清淡而極其簡單的美學。 因此,宋代從宋汝窯的素瓷,到徽宗的瘦金體,到范寬、郭熙的大山水,閃爍著高度的審美情趣和高雅的藝術追求。

其實不僅宋汝窯、瘦金體和范寬、郭熙的大山水,宋服也與其不相容,具有簡約主義的氣質,與韻外一致。

建立重文抑武王朝,宋代文人服飾是體現時代審美的重要標志。 宋代文人追求自然、樸素、清美的境界,這種審美追求突出于現在的服裝之上。 宋代文人的服裝也簡潔大方,被背后縫制通順的非正式長袍所吸引。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宋代畫家李公麟創作的《會昌九老圖》,雖然不是宋代的故事,但其著裝都是宋人野老閑居服式,下擺有寬大的官方、腰束紗條,是宋人仿裸體衣服制作的服裝。 隨意性,折射出了那個時代的審美風格。

在顏色選擇上,宋服也打破了唐服崇尚藍碧、紅、藍等濃艷顏色的舊例,主要顏色采用各種低純度顏色,如:鵝肝醬、蔥白、粉紫、銀灰、黑紫等,色調淡、安靜,像宋瓷一樣柔和。 宋服摒棄了格式上過于奢華的繁碼細節,改用簡潔安靜的設計,簡約平板,清逸典雅。 可以看出,無論是前面提到的楚門,還是晉祠圣母殿的彩塑宮女和《半閑秋興圖》中反映的宋代典型襴袴,作為宋代常服的樣式都發生了簡潔自然的變化。 這一轉變是宋人當時物質和文化生活的真實寫照,反映了那個時代自然暗示的樸素美學風格,與千年后現代人的審美高度一致。

江山代出才華和人才,分別受到數百年的風靡。 歲月變遷,有審美力。 在美學理論形態上,是漢代拙實、魏晉飄飄、唐代雄強、宋代沉靜。 宋代美學的整體風貌崇尚自然,平板樸實。 宋代詩文質樸,繪畫講究水墨山水,建筑追求磚木本色,服飾簡潔大方,體現出與前代截然不同的理性之美,與極簡主義生活習性和氣質風神正好一致,獨特鮮明地表現出宋代的審美理想、生活情趣和藝術追求。 宋服整體呈現樸素無華、平淡高雅的韻味,它展現出特殊的美學觀念和表現方法,對后世的服飾產生了深遠的重要影響。

標題:“恬靜淡雅 霓裳之美”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8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