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105字,讀完約8分鐘

城市的形成是人類物質生活、精神生活的一大飛躍。 在中國城市史乃至世界城市史上,北宋東京城是一個里程碑,是封閉的古典城市演化為開放近代城市雛形的先河。 在我國古代,城市的形成不僅有防止外來入侵、限制出入的城墻和護城河,也有保護城佑民的城隍神。 城隍神的信仰由來已久,直到北宋都被納入國家祭祀典。 城隍廟、鐘樓、鼓樓是中國古代完美城池所需的三座象征性建筑。 完全消失的開封府城隍廟,是除北京外全國僅有的五座王級城隍之一,其建筑廣闊秀麗,香火極盛,是當時開封市井的一大景觀。

1 .城堡之神。 自古以來,中華民族就是多神崇拜的民族,神祀文化深刻影響著我們的民族信仰、民族心理學、民族習俗、民族性格等,是我國自古流傳下來的重要核心。 古代先民,從黎民百姓到君主帝王,面對現實中遇到的各種問題,人生的各種愿望,兵荒戰亂、天災人禍、洪澇干旱、生老病死如同婚姻,福壽功名、財路、尋求收養的人們都依賴上帝的幫助。 的神、水神、財神、門神、萬水千山總是神,七行八作有仙。 從天上到地下,從官場到民間,各種各樣的神、名堂很多。

城隍是什么樣的神? 解釋文章已經是固定的事情了。 從中國傳來的從事文化研究的著名學者王瑩在她的專著《中國道教脈絡》一書中說:“城隍神的職權,原來是保衛城堡,保障治安?!?道教吸收其信仰后,擴大到護國安邦,斬惡除兇,調和風雨,管領死者靈魂等。 即使各級官員上任,也要依法宣誓就任城隍廟,并得到祝福。 有名的宋史專家程民生在《神人同居的世界》一書中講得更生動:一開始,它只不過是城隈自然防御功能的神化,起到了城防司令的作用。 對外負責防守,對內負責治安,就像武夫一樣。 之后迅速發展為防水抗旱,具有水神屬性。 治病要有醫神屬性評價生死,有閻王屬性,幾乎是萬能的神! 兩位專家研究表明,城隍成為坐在古鎮各地城堡里的全能神靈,擔任城市陰陽兩界全能市長。 在今天的人眼里,我們祖先的這種迷信其實是眾神的信仰,也是我國傳下來的文化不可避免、不可忽視的根柢之一。 這也與中國歷史上漫長的封建社會時代落后的生產力相一致。

“王級護城神 古城老標志 開封府城隍廟(上)”

城隍奉祀有古人始于八尾、漢、三國的說法,今天的學者公認國家祭祀典并入城隍神始于北宋。 當然,北宋東京開封的城隍廟應該是重要的國家祭祀儀式場所。 但是,翻開《東京夢華錄》《東京志略》《宋東京考》等北宋東京開封相關典籍,卻看不到城隍廟的一句話,也找不到城隍廟的身影。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歷史之謎。 但是,從專家學者的著作引用中發現,城隍神在《宋史》中沒有缺席。 通過網絡,使用關鍵詞語在《宋史》的掃描電子版上進行了調查,城隍城隍廟竟然有21處。 據《宋史》卷一百零二《禮志奏告》篇記載,歲(建隆四年)十一月,敕令在郊外祭祀的前一天,遣官奏東岳、城隍、溝廟、五龍廟、子張、子夏廟,他如儀。 北宋開封的祭祀城隍活動似乎可以從歷史上加以調查,此時的城隍廟在哪里? 趙與時編撰的歷史逸聞筆記類10卷本《賓退錄》,雖然不是正史,但給了我等另一個答案。 其卷九中寫著:余味攝城隈爵號,后讀《國朝會》,考西北諸郡、東京號陵墓、初封廣公、后圣王。 大內里有城隈,初封昭賴屃侯,后爵為公。 趙睿似乎教導了后人兩點:北宋時期東京開封祭城隍廟不叫城隍廟,叫陵墓,比較特殊,容易被忽視。 其二,北宋東京的皇城內供奉著城隍。 大內有城隈一說,所以筆者突然想到程民生先生的《神人同居的世界》一書進入宋京師皇城內。 此外,還有城隍廟一說。 同樣也有別的,不知道是不是來自《賓退錄》這本書。 北宋東京的城隍廟在哪里開封,好像暫時還不清楚。 歷史進入金元時代,金太宗于1132年遷都開封,將東京城改為開封。 這是開封城官稱為開封的開始。 元祖忽必烈以開封為開封梁路,屬于省級地塊,這就是開封被稱為開封的開始。 根據《開封京遺跡志》卷十五中的《開封梁路城隍廟記》,開封梁的廟事城隍神,其來尚。 壬辰兵后(指蒙古軍壬辰年間打敗開封滅金筆者)已廢棄不復存在。 相關史料記載:原成宗大德年間,開封梁路兵馬都總管劉福感嘆:“事神治人、守吏,也能偏廢嗎?” 于是,他在自己的新昌里我第西側選擇了爽塏之地,新建了廣闊的其余7畝,閃耀著崇垣之光,從正殿開始,仿佛設有一座夢幻般的開封梁路城隍廟,規模壯觀。 這就是后來的開封府城隍廟。 明洪武3年( 1370年),全國的城隍廟在詔書中除了前代封爵外,均以當地府縣名稱命名,始于開封府城隍廟。 該廟的具體位置是現在淮河醫院的北院,原是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的舊址。 該寺院經過明宣德6年( 1431年)、嘉靖二十五年( 1546年)、萬歷三十六年( 1608年)、清順治十五年( 1658年)、康熙6年( 1667年)五次大規模改建。 最后修好,打開政府城隍廟門宏偉,三樂有戲樓,位置是清代當時城隍廟門街(今成功街東段)路北,廟門路南正對面有高大的照明墻,廟院二進,前院寬敞,中有甬道,二門三樂。 正殿后面有寢殿。 寺院整體建筑氣勢雄渾,可謂造型極其精湛,不愧為王級城隍、中原巨廟。

“王級護城神 古城老標志 開封府城隍廟(上)”

2 .國王之神。 城市有等級,城隍也有等級,這在我國古代尤為明顯。 開封府的城隍一直處于全國的頂級水平。 北宋城隍廟的大量出現,是比較發達的封建社會城市迅速發展為現代化城市的需要。 北宋時期的東京開封、坊市制解體,商業空前繁榮,城市居民和流動人口劇增,城市政治中心、經濟中心的作用日益加強,加強城市治理、穩定城市、快速發展成為迫切的任務,禮而適時,神 五代十國時代,城隈已經開始有封號,北宋四大類書之一的《冊府元龜》卷三十四《帝王部崇祀三》中記載了湖州、越州等城隍神被封王的文案。 到北宋時,城隍神正式被編入國家祭祀典,被授予各種爵位、侯公,最高者達到王級。 前一節中,講述了東京開封的城隍神首次封了廣公、后圣王的事情。 城隍的社會地位到了明代再次升級,對城隍神的信仰極為盛行。 明太祖朱元璋對城隍特別崇敬,洪武二年( 1369年),他將京都城隍定為承天鑒國司民升福明靈王,開封和臨濠、太平、和州、滁州五處城隍也特別稱王,排名正一。 開府城隈的名位是承天鑒國司民顯圣王,其他各地為朱元璋的故鄉、龍興、舉兵之地,被貞祐王、英烈王、靈護王、靈佑王分封。 從開封府城隍廟在大明天下的地位之高、開封城的王氣之盛可見一斑。 說起來,我想起了朱元璋駕崩后發生的開封鋤王事變。 朱元璋繼承人明惠帝朱允在建文初年發動封王開封的周王、朱元璋第五子朱之鍾王氣變化,不僅將朱廢為庶人,還將周王府的銀安殿等解體,封東華門,命令繁塔上部只留三段。 很明顯,在朱允這個天子的心中,不僅僅是周王府的王氣,更是開封城的王氣。 但是,開封了政府城隍神的王煤氣,他還不敢動。 一個城市的命運有時像一個身體。

“王級護城神 古城老標志 開封府城隍廟(上)”

夢里依稀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 魯迅先生寫的《七律無題》這兩首詩特別有趣。 華夏歷史,朝代變遷,城隍爺也讀人間春秋,時間到了20世紀20年代,曾是王級城隍,受天下崇拜,享受人間香火的開封府城隍廟,不幸的是其克星馮玉祥將軍1922年、1927年兩次主豫鎮開封打破迷信, 馮玉祥14歲投身清朝新軍,從一名士兵中被提拔為一時成名的將軍。 作為老軍人,他一直有進步的趨勢,支持蔣介石,在開封和蔣介石結為義兄弟后,反對蔣介石,尋找救國救民之路。 他痛恨中國歷來祭祀神,到處都要迷信為大敵。 但是,他自己于1914年在北京接受洗禮,信奉基督教,后來以基督將軍而聞名。 鴉片戰爭后,維新派的思想啟蒙意義重大,不容抹殺,但與中國以前流傳下來的文化相比出現了認知誤區,影響十分廣泛,不可小覷。 什么是錯的? 簡單地說,所有的海洋都是新的、科學的。 都是舊的,迷信。

標題:“王級護城神 古城老標志 開封府城隍廟(上)”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8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