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674字,讀完約4分鐘

宋名臣多為諫官御史任有名者,包括鄭唐介等。 他們向皇帝發表正義言論,大膽彈劾大臣,得到朝廷內外廣泛的好評,醫生給了他們親切的稱呼。 例如,把包鄭稱為閻羅包老,把唐介稱為真御史。 那么,這些小監察官面對掌握著生殺予奪權的皇帝和大臣,為什么會有勇氣,也不會害怕呢? 從唐彈劾首相文彥博事件可以看出線索。

1051年,宋仁宗提拔張貴妃的伯父張堯佐為宣徽使、節度使、景靈使、群牧使。 皇帝因為外戚這么重,這在宋朝非常罕見,時間醫生的爭論很熱烈。

據《宋史·唐介傳》記載,在宋仁宗召集的朝會上,當時殿中侍御史的唐介與諫官包鄭、吳奎一起,前章要求宋仁宗收回成命,停止了張堯佐的4個職務。 并要求御史中丞王舉正開始法庭論的手續,在朝堂就此事進行了公開討論。 結果,張堯佐被免去宣徽使景靈使,只剩下其他二使的職務。

但是,事件沒有就此結束。 宋仁宗又給了張堯佐加官宣徽使兼河陽知府。 聽到這個消息后,唐介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對同事吳奎說。 這只是在河陽知府的名字上加上張堯佐宣徽章實際做的,我們不能就此放棄啊。 但是,吳奎含糊其詞,沒有表明態度。 唐介只能孤軍奮戰,不能一個人反抗宋仁宗。 宋仁宗辯解說,百官的任命,都來自中書省,即首相的決定,希望淡化自己在任命張堯佐問題上的影響。

唐介本來對首相文彥博有意見,但聽了宋仁宗的話,更堅定了他彈劾文彥博的決心。 不久,唐介寫信給宋仁宗,以在背后結貴妃、獨占私權為理由,彈劾文彥博。 唐介還在早會上慷慨陳詞,文彥博在成都知府期間贈送蜀錦賄賂張貴妃,主張文彥博被提拔為首相是走夫人路線的結果。 現在經常向張堯佐加官晉爵,宋仁宗加深了與張貴妃的關系,進一步鞏固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要求宋仁宗罷免文彥博的宰相職務。

在很多人面前,唐介不是宋仁宗最可靠的文彥博。 這是彈劾文彥博,指責皇帝用人不當。 特別是為貴妃執政,激怒了宋仁宗這個平日易怒的皇帝。 宋仁宗推開唐介的奏折不看,威脅說要貶低唐介的官。 唐介一點也不膽小。 他說:“臣忠憤恨不已,鼎鑊不可避免,為什么要為中傷而辭職?” 明明火煮也不怕,還貶低官員嗎?

這幾乎就是火上澆油。 宋仁宗更生氣了,趕緊請來宰相、副宰相等幾位上臂股大臣,讓他們傳閱唐介的紀念,憤憤地說:上疏談大事是唐介作為御史的職責,但文彥博在巴結嬪妃當宰相,這是什么故事? 利用官員,她們怎么能參加? 這時,文彥博也在朝堂,站在遠處的唐介竟然對文彥博大聲說:彥博應該自省,有之,不應該躲藏。 文彥博滿臉通紅,不停地向皇帝道歉。

后來,文彥博被放棄了首相的職務。 唐介被英州(今廣東省英德市)貶低,但醫生們對他稱贊不已。 天章閣在李師中,太常博士梅堯臣紛紛獻詩,表達欽佩之情。 特別是李師中詩中,赴國輕如葉,高名千古重于山,給唐介極高的評價,唐介由此獲得真御史的雅號。

那么,唐介為什么不能避免鑊呢? 這是因為,如果經常真的揮刀,來用水煮活人的話,那還能這個小檢閱撞到皇帝,彈劾首相,擁有皇帝寵妃嗎? 更別提什么庭論、諫言、咆哮朝堂了。

所以,唐介的底氣,有他仗義發言的勇氣和權力結構方面的原因。 宋沿河制,中央監察機關是諫院和御史臺,責任是糾正警察邪,肅清綱紀。 大事辯論,小事演奏。 身處監察機關的諫官御史等人在形象上被稱為言官,可以直言皇帝的過失,也可以糾察宰相以下的百官。 而且,宋代諫官、御史對沒有事實證據的案件也可以進行彈劾,具有彈劾錯誤、不追究責任的特權。 所以,唐介彈劾了文彥博在送蜀錦這條路上聽到的事件,文彥博不僅不敢辯解,反而多次道歉。 而且,諫官、檢閱在職期間,如果不彈劾、推翻幾個不稱職的高官,反而會被醫生當做尸體的素食而嘲笑。 據此,權力得到了切實的監督。

另一件小事很有趣。 宋仁宗把唐介貶到郫州后,唐介的擔憂和憤怒交織,害怕在貶的路上死亡,戴上殺直臣的帽子,馬上安排了周圍的太監,把唐介押解到郫州就業后,松了一口氣。 然后,短短幾個月后,宋仁宗將唐介調到鄞州、潭州,不久就恢復了他的殿中侍御史之職,又被提拔到知諫院。 關于這個結果在唐介的預想中,后代是不是很難隨便推測?

標題:“唐介的底氣”

地址:http://www.mygoodgear.com/kfwh/18337.html